mua.

矫情又骄傲灵魂总是丢掉

向北

     今天中秋,我和你,整整一年零三個月二十三天沒見面了,矯情一下下,想你。

     初一上一直到你出現,我都是瘋瘋癲癲的樣子,像個傻子老是笑到牙齦都露出來,"學霸""張小琪""傻逼""熱色"人设就是又傻又逗逼。
     那天早讀,我像以前一樣看着窗戶外面,突然有人說:"有新生來也!"我回頭看門口,很清楚記得,你穿了一件格子襯衫,外面是螢光綠的外套,黑色的褲子。我,穿著校服,像傻子一樣和你打招呼。你一個人坐在最後一排,我和hcl一下課就把課程表拿給你,吧啦吧啦講了一堆。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。
      當天下午電腦課,我,你,HCL,三個人照這個順序坐在第四組最後一桌。你帶了耳機,把右邊耳機戴到我的耳朵里,我過了一會兒說不好聽。那是第一次認真聽五月天,歌名叫《夜訪吸血鬼》。
      初二上學期快期末了,我們一起去培优的樓梯上,你問我:"你是不是談戀愛了?""你怎麼也這麼問?""很像阿!""真的沒有啦!""你喜歡XXX嗎?"我笑了很久,因為很多人這麼問,然後我說:"不是啦,只是欣賞而已。"你說:"我也很欣賞你。"
       初二下521那天中午,QYM打電話給我,說,某人回家的時候說喜歡龙岩五中初二二班一個姓張的人。我問:"男的嗎?幾班的阿?""誒呀自己猜啦!反正我已經習慣有女生喜歡你了。"聊了好久我才知道她是說你,我以為她開玩笑,還笑她說:"小心我下午跟她講你剛剛講了什麼!"
      那個星期五下午,我們幾個都被叫去改試卷。在班門口的時候,我無意的問你:"你有帶紅筆嗎?"比我高一點點的你微微低下頭,看着我說:"有。"也許就是那一次,我發現自己看不清你嘴角的微笑,昨天的電話內容又突然回想起來。你,不會真的喜歡我吧?!
      那個周末,我和LQ出去玩。不知道為什麼,她說,有人喜歡你耶。一整個周末,我過的很恍惚,也許是我太自戀,也許是她們鬧着玩的。
      接著的星期一早上,我沒收你的作業,一直趴在桌子上,我想,一定是自己想多了,而且,我不喜歡女生啊!你把作業輕輕放在我桌上,走了。QYM來找你,話說你們也太不小心了吧,就和我隔了一桌也不怕我聽見。你問她:"你是不是和她講了,她今天很不一樣。""沒有啦,她剛開始還以為是男生嘞,今天她估計又抽風了。"我還在安慰自己,是自己想太多。要怪就怪她們幾個聲音太大(嘴巴也大),QYM和WJY說你喜歡我的時候,我聽到了。不知道是你自己說的,還是QYM說的,LP,WRF也知道了。就這樣,我們兩個開始了我不收你作業,你自己交過來的尷尬期。
      初二質檢那天,考完是上午,我自己從小路走,想慢一點再慢一點。从一條小路出來,一抬頭,就是QYM和你。你們在聊天,QYM說了一聲:"我擦,ZSQ!"你回頭了(帥到我了)。不可避免的尷尬的走了一段路,剛好後面是LQ,我就藉機和她一起走,你們走在前面了,你不時回頭看我,我也不時抬頭看你。目光對視,完蛋。
       初三,我們不知不覺成了前後桌。剛開始的培优,我特意找了一個靠邊的位置,避免和你坐在一起。結果,我剛坐下,你點了下我的肩膀,"我可以做這里嗎?"我瞪大了眼睛(這是要強攻的節奏阿)其實心裡超級甜,忍不住笑着看着你。你站着低頭,我坐着抬頭,對視了好久,我笑你也笑,然後我說:"好吧。"
       之後的一年,每次八百米我並排跑在你右邊,仰臥起坐不知道為甚麼總是我們兩個互相壓腿,每次早上來學校總是在校門口不同方向"偶遇",然後總是插着別的同學間接一起上樓......
       我從前十退到前五十,你還是班一。我開始暴躁,早上不按時來,老是故意早或者故意遲,我們經常碰不到。下課我老是跑出去,和你見面不微笑了,擺出一張不爽的臉。我,很讓你討厭了吧!為甚麼你,還是那麼寬容呢?你看不見嗎?我沒那麼好阿,脾氣不好成績不好人品不好,為甚麼你還不走阿?我進你好友空間看了好多次,侵犯隱私了吧,你,把我刪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中考成績出來,不在一個學校。你把我加回來,來來回回,你刪了我一次,我刪了你兩次,你加了我三次,我拒絕了一次,同意了兩次。
你靜靜躺在我列表離面,不來也不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20190607見!題目借用你的上一個網名。
       

评论